来自 中国的演变 2019-12-27 15:4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优盈平台 > 中国的演变 > 正文

宿豫区起义,不杀就活不下去了_秦汉历史_中华网

秦末起义军中最着名的一支,也是后来夺得天下的一支,就是刘邦这个老流氓的部队了。

豪杰对于任何一个英雄来说,都是其本色,不在于地位的高低,陈胜、吴广都出自贫苦农民家庭,却发动了名垂史册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 秦始皇去世之前,已是民怨沸腾,反者四起。公元前209年7月,陈胜、吴广在大泽乡发动起义,拉开了秦末农民战争的序幕。陈胜,字 涉,阳城人,出生于一个地位极为低下的贫苦农民家庭。吴广,字叔,阳夏人,也是一名贫苦农民。 萧何 像陈胜、吴广都在被征发之列,他们走到蕲县大泽乡时,遇到滂沱大雨,延误了到达渔阳的期限。按照秦代法律的规定,误期就要 处斩。死亡威胁着每一个人,暴虐的统治,激起了九百名贫苦农民莫大的义愤。陈涉大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率领民众揭竽而起。陈胜在攻下陈后称王,建立了张楚政权。 随后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各地纷纷惩治县令。在这种情况下,沛县县令想主动投降起义军来保全自己 的性命。县令便找到沛县主吏萧何、狱掾曹参来商议。萧何便建议说:你现在是秦朝的官吏,领着沛中子弟起兵,恐怕会不大合适吧。最好还是把那些逃亡在外的 人召回来,至少能有几百人,这样大家就不会不听话了。 萧何、曹参都是沛丰人,和刘邦是老乡,因此互相认识得也比较早。当刘邦还是一个市井之徒时,萧何已在沛县做吏掾,曹参则为狱掾。刘邦做了亭长之后,有不明白的就去问他们。 县令点头表示同意,便让樊哙去找刘邦。樊哙出身寒微,早年曾以屠狗卖肉为业。他和刘邦是同乡,两人又是连襟关系,交往甚密。这时,聚集在刘邦手下的人已 经有好几百了。樊哙见刘邦后,便把详情告诉了刘邦。刘邦二话没说便启程和他一起回到沛城。但刘邦还没到沛城,县令就开始反悔了,打算先杀掉萧何、曹参。萧 何、曹参闻讯后,急忙越城逃到刘邦处。等刘邦的队伍赶到沛县城下时,城门早已紧闭。刘邦写了一封信射到城里,号召沛城父老杀掉县令,响应各路义军。城中人 民对县令的出尔反尔非常憎恨,再加上他平日欺压百姓,于是便决定与朝廷对抗,投靠刘邦。他们合力杀了县令,开门迎接刘邦入城,并推举他为县令。但刘邦一再 推托,众人不好强求,便立他为沛公。也就是说,刘邦还是沛县的起义首领,只不过是换了个称呼而已。刘邦在沛县衙门中,设坛祭祀,并宣称自己是赤帝之子而树 起红色大旗,正式宣布起兵反秦。接着,萧何、曹参和樊哙等人分头去招兵买马,沛中子弟踊跃参加,队伍很快发展到了两三千人。沛公率领这支起义队伍,从此汇 入了秦末农民大起义的洪流。 沛县父老推戴刘邦为沛公,他虽然表面上不愿意,内心却非常高兴。刘邦心里很清楚,谁也不敢作首领,因此, 他表面上的故意推让是在表明他带头起义不是为了封侯称王,不是出于私心,而是在父老子弟们的再三推举之下,不得已而为之,目的是救民于水火;同时也是为着 起义后能有效地管束部下:既然是众人推举,众人就应服从他的管束和指挥。这点足见刘邦的大智慧。刘邦与其他首领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不是为着自己封侯封 王,而是想最终夺取皇帝宝座改变家族的命运与利益,建立刘氏的天下。从此刘邦开始了他人生征途中的第一步。

刘邦本是秦朝的泗水亭长,说白了就是一个小小的治安管理员,有一次押送一批劳役去骊山,结果因为经验不足,让人跑掉了大半,刘邦是只管今天喝酒,不管明天生死的主儿,眼见没法儿挽回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剩下的人也全部放跑了,自己跑进了山中躲了起来。

图片 1

事情败露后,抓他的人一直找不着他,只好把他老婆吕氏给抓了起来,想凭此逼出刘邦。结果没想到刘邦脸皮实在是厚,没事儿人一样仍在山里头优哉游哉。当时监狱的规矩是无论有没有定罪,都必须交给狱官一些例钱。可刘邦家里穷得是底朝天,啥玩意儿没有。狱官气愤之下更是天天虐待吕氏。也幸好刘邦的几个好哥们儿萧何、曹参照应,这才把吕氏给救了回来。

刘邦在山里当野人的时候,为了不被人轻易找到,自然是居无定所,今天睡树上,明天钻山洞。安全是安全了,却让想找他的萧何、曹参等人伤透了脑筋。说也奇怪,他老婆吕氏却从来没被这难住过,每次进山都能很快就找到刘野人。

刘野人心说: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于是就问吕氏。吕氏心想,老娘是属狗的你不知道吗?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就委婉地对刘野人说:“其实你住的地方布满了五颜六色的烟云(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竟能搞得这么乌烟瘴气),我只要望着这片烟云,就能一直找到你了。”刘野人也没听出吕氏的讽刺,以为真是在夸他呢,非常高兴。以后经常拿这个作为吹牛的资本,说自己头顶五彩祥云,跟妖精似的,是应时而生的上天宠儿。不想就这套蹩脚的吹牛言论,竟还真的骗住了不少无知少年,要死要活地上了他的贼船。

直到陈胜、吴广起义的时候,刘邦才得以摆脱野人生活。

当时,沛县县令也想起事响应陈胜、吴广,借机捞一把。刘邦那两个混得不错的哥们儿萧何、曹参,就劝县令把流亡在外的人都召集回来,一来可以增强实力,二来可以杜绝后患。县令听了,觉得非常有道理:造反不就是靠的这帮子亡命徒么,于是派了刘邦的另一个哥们儿樊哙,去把刘邦找回来。刘邦一听到这个好消息,顿时眉开眼笑:他爷爷的,吃了这么久野菜树皮,都快吃成绿脸僵尸了,现在终于可以回去了。于是收拾收拾,就跟着樊哙往回赶。

县令派出樊哙后,没多久就后悔了,因为刘邦平时名声就不怎么样,是个地地道道的大流氓,这要让他回来,指不定就让他给阴了。于是赶紧下令关闭城门,还准备把萧何、曹参抓起来。

萧何、曹参是多精的人啊,一见事情不对,赶紧一起逃到了城外,与刘邦会合,大家伙儿商量怎么办。刘邦满不在乎地说:“不要紧,现在很多人都知道我身具五色帝王之气,我只要往城里发发功,必定从者如云,乡亲们肯定会争先恐后地对我纳头便拜,要搞定一个小小的沛县县令,完全不在话下。”

萧何、曹参面面相觑,心道:老刘这是魔障了,想当皇帝想疯了,不行,他疯咱不能跟着他疯。于是两人小心翼翼地提醒他:“五色皇气这么高级的东西,不是一般人能看见的啊,要万一城里面的人看不见又该怎么办呢?”

刘邦一听有道理,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人太牛了也不行啊,不被普通大众所理解啊。看来只能用些普通人的法子了。”

萧何、曹参趁机说:“那就往城里发发传单吧,城里还有一些我们的人,让他们干掉县令,就万事大吉了。”

刘邦想想,也只好这样了。

于是几个人以刘邦为主,迅速炮制了一些口信传到了城里。给自己人的自然是速速杀掉沛县县令,给平民老百姓的当然是威胁和恐吓:我刘汉三又回来了,还不赶快归顺于我,我的为人你们也是知道的。哼哼!

就这样,在里应外合之下,沛县县令被除掉了。刘邦大摇大摆地进了城,大家见事已至此,不管愿意的还是不愿意的,都一致推举刘邦当上了沛县县令。刘邦假模假样地推辞了一阵之后,就欣然上任了,然后以赤帝之子的名义举起了造反大旗。历史的齿轮在这一刻嘎吱嘎吱地转动了起来。

本文由优盈平台发布于中国的演变,转载请注明出处:宿豫区起义,不杀就活不下去了_秦汉历史_中华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