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历史的舞台 2019-12-09 19:0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优盈平台 > 历史的舞台 > 正文

为高原动车实时,总能刷爆朋友圈

新华社西宁4月30日电

新华社上海1月24日电日奔20公里送6000公斤盒饭、寒风中夜行3万步检修列车40余趟、单日值乘1252公里精准停靠14个站台……为保障旅客安全、顺利、舒心地回家,他们的“步数”总能刷爆朋友圈。

如何在时速300公里的高铁动车组运行时做“体检”?30日,在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动车运用所里,10人女子组正在利用“千里眼”——TEDS系统为飞驰的高铁保驾护航。

每天一个“半马” 争分夺秒的盒饭投送妥妥完胜

TEDS全称动车组运行故障动态图像监测系统。“简单来说就是由设在车站两端的高清相机拍摄的动车底部、车身两侧共7个部分的配件图像,这些图像由光缆传到电脑终端,由我们人工分析判断可能存在的异常情况。”青藏铁路公司西宁车辆段动车运用车间TEDS分析员李小花说。

“陈坚松,D2281次,14点40分到,需补给盒饭90份。”在温州南站商品仓库,上海华铁旅客服务有限公司的配送小哥陈坚松接到调度下达的配送通知。他赶忙扒了几口午饭,开始了新一轮的盒饭投送。

李小花举例说,现在青藏高原进入春季,大风天气较多,有时塑料袋、树枝等杂物会挂在车侧,她们就要做出判断,通知下一站清理或入库检修时清理。冬季冰雪天气时,要判断动车底部是否结冰,如果底部结冰,通知司机降速运行,通知车上值乘人员加强巡视。

陈坚松拉着小推车进入零度左右的冷链盒饭储存仓库,按照配送单上盒饭品种、数量一一对应配货装车,与仓库管理人员核对完毕后,快速奔向指定的3号站台。

另一名TEDS分析员常小艳说,做这项工作最重要的是要有“好眼力”,这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时间长了一眼就能看出异常。

长150米的通道上,有35度的陡坡,拉着上百公斤重的推车反反复复走这样一段路,对于42岁的陈坚松来说是个挑战。“温州南站没有专用配货电梯,每次配送我们都要迎坡而上,一个人推车还是很费劲的。”陈坚松快速调转小推车方向,改拉为推,小跑着利用惯性将上百公斤的小推车推上站台。“这趟列车应急配送的量还不是很大,每天早晨始发配送的量比这大多了。”陈坚松说。

每次看到有高铁驶过,常小艳都会觉得很自豪,“因为这上面的每一个螺栓我都熟悉,看到它就想到了那些‘亲密接触’的日子”。

陈坚松和工友们每人每天要配送20多趟车、6000公斤盒饭,每批配送时间只有不到30分钟。他们成了火车站的负重“跑马”选手,一天的总路程超过20公里,这意味着,每天需要跑一个“半马”。

常小艳以前是青藏铁路格尔木货车运用车间的检车员,2014年7月,西宁车辆段动车组运用所成立,常小艳与其他9名女同志从不同部门被选拔调入TEDS分析组。

3万步的“冰点”相约 只为每一列车都“健康”出库

上岗前的培训,她们最先做的工作就是标记螺栓。常小艳介绍,传统的火车检修时都要把螺栓拧到最紧的状态,而动车不一样,不同部分要求的扭矩不同,比如车底裙板螺栓为15扭,用扭力扳手调好后,听到“咔嚓”一声,就不能再拧了,然后用红线标记好。

“J10道进车,5062,重点加强检修”“10车卫生间故障,请求协助处理”……动车组地勤机械师马佳佳在动车组和8条检修股道间穿梭,一边检修,一边接收同事反馈的信息。凌晨1点,大多数人已进入梦乡,长三角最大的高铁动车“4S店”——上海虹桥动车运用所检修库内却灯火通明。

“我们趴着、蹲着、跪着、仰着头……每天这种高难度动作都是为了完成小小的螺栓标记工作,一节车厢标记完需要一个星期。”常小艳说。

马佳佳所在的作业小组由4名成员组成,他是作业组长,主要负责车顶高压部件、司机室设备和车内旅客服务设施的检查,以及车组动态试验。一组动车组的螺栓成千上万,必须对每个螺栓的防松标记进行检查,做到眼看、手检,确认螺栓没有松动,一套检修流程走下来要2个小时左右。“有时遇上冰雪天,从北方来的车会结冰碴子,还需要特别处理。”

对细小螺栓都能了如指掌的TEDS分析员们,在工作时总结出自己的窍门:分析图片时,鼠标要按部件的走向画线,这样,就可以将检测项点快速又不重复地纳入视线范围内,提高工作效率。

凌晨2点,室内温度已跌破冰点,当有车进入检修库时,寒风顺着库房大门钻进库内,地勤机械师们如同身在冰窟中一样。“库房太大,没有空调,不过动起来就不感觉冷了。我们一夜下来要走3万多步,检修40余节车厢。”马佳佳双手捂嘴呵着气说。

按照操作规定,TEDS分析组必须在15分钟内完成分析工作。早晚高峰时期一个小时内要接80多列车,每列车分7个部分分析。“为了少上厕所,我们都尽量少喝水或者不喝水。”TEDS分析员黄振娜说。

春运期间,虹桥动车运用所库内14条检修线满负荷运转,能同时容纳28组动车组检修,一组检修完开走再换另一组,每夜这里要换三批,让列车以健康状态上线运行,才能保障列车运行安全准点。“安全是根本,不管下班多晚,我都要把工作完成,不然睡觉也不踏实。”马佳佳说。

“旅客坐在列车上时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但是我们肩上担负的安全责任却非常大,TEDS分析工作不仅要有一双‘快眼’,还要有一双‘快手’,更要有坐得住的定力和沉得住气的坚持。”TEDS分析小组工长安莉说。

一个人的“对话”,值乘1252公里每一站都精准抵达

“确认机车信号双黄闪”“确认出站信号”“车门关闭到点开车”……只有驾驶员一人的高铁列车驾驶室,不时传来口呼号令,这是高铁司机一个人的“对话”,提醒自己精准作业。

“眼看、手指、口呼”是高铁司机的规范操作。“我们要做到心、眼、嘴、手并用,每个作业环节必须一次做对。”高铁司机杨凯说。

平稳操纵、精准对标最能考验高铁司机的技术和耐力。停车位置误差精确到厘米、停车时间差不超过10秒,宿州东、蚌埠南、定远……杨凯值乘的G7589次列车在一个个停车站精准停车。

为了防止司机离开岗位、打瞌睡等影响列车安全,驾驶室操作平台下专门设有小踏板。杨凯在驾驶中每隔30秒要踩一下小踏板。超过30秒不踩,警报装置会报警;报警10秒后还没踩,列车会自动紧急停车。“我从徐州东到上海虹桥3个半小时运行时间内,脚踩踏板500多次。有时睡梦中还会不由自主地踩踩脚。没办法,职业习惯……”杨凯说。

一天下来,“手舞足蹈”的杨凯值乘行程1252公里,“自言自语”1600余句,精准停靠14个站台,超过2000名旅客乘坐由他驾驶的列车踏上春运之旅。

本文由优盈平台发布于历史的舞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为高原动车实时,总能刷爆朋友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