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历史的舞台 2019-11-03 16:5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优盈平台 > 历史的舞台 > 正文

水煮晚报第136期

1.张宗昌给人印象,多由报章杂志众口相传,虽是大老粗,但仍有事迹。民国元年,张在关外带了一团不足额骑兵到上海,收编为光复军骑兵团,任为骑兵团。二次革命后,张辗转由冯国璋带入北京任职侍卫长。及至加入奉系,郭松龄因与张宗昌不睦,不发军饷只发鸦片,且不断打坏报告,导致张部生活极为艰难。张老帅还蒙在鼓里,说“一年几十万元军饷,只养了一群土匪”

民国十二年奉系已与浙江卢永祥,国父等人结成联盟。及至第二次直奉战争起时,张宗昌部即打头阵,由热河,冷口,义院口打进关内,痛击直军。2.张宗昌在山东时整修孔庙,还印了一部十三经。为人亦较为宽厚,张敬尧到山东投靠他,而张宗昌尊重其北洋辈分,以“勋帅"呼之,因张敬尧字勋臣。而张宗昌对各地军阀派系如唐生智,刘志路,马济等广泛结交,因张阵营中徐源泉曾在陆军四中当过教官,故四中出身之刘湘,刘文辉等四川军阀常与之来往,张甚至与北方政学系,研究系都有联系,及至北伐革命时,又收容不少故人至麾下。张对带兵亦有自己看法,张与徐源泉部讨论带兵。有人说兵贵在精,不在多,张则反驳说兵既要精,又要多。

张宗昌懂俄文,带过白俄部队。白俄人并带来装甲车,此为中国最早的装甲部队。张宗昌通过收编这支白俄军,获得了大量的俄国武器,计有六千支步枪、二十多门大炮和四十几挺重机枪,还有整箱整箱的手雷。沙俄之溃兵听说张宗昌收编白俄军,也都纷纷赶来投靠,人数扩大到2000人左右,成为张宗昌手下一支能征善战的外国雇佣军。3.革命军北伐,孙传芳不能抵挡,遂北上过江投奔奉系。孙部将山东已损坏铁路修复,一路经德州防区坐火车直达天津。而山东德州防区毫无所知,可见部队懈怠。张宗昌与德州守卫开玩笑“一位联帅经过,你们都不知道,应该受罚。”孙传芳投奔奉系后又回天津,山东等地整训。而张极为义气,将原本紧张的山东粮饷亦供孙传芳部。

孙传芳为对抗孙文的三民主义而提出“爱国家、爱人民、爱敌人”的“三爱主义”。孙传芳常常面带笑容,但面善而心狠,故人称“笑虎将军”。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孙传芳隐居天津。冈村宁次利用同窗关系多次登门造访,拉拢他出任伪职,而孙传芳不愿当汉奸,因而严词拒绝。

4.革命军北伐关键一役,即是与孙传芳部展开的龙潭战役。原本徐源泉部苦劝孙不要追击革命军,贪图进占江苏,安徽。但孙执意南下,于八月二十五日渡江。日后徐源泉部下丁治磐回忆说,军事作战战略目标有二:击破主力或占领战略要塞。孙传芳本应由浦口渡江直接占领南京,而孙却由划之口渡江,企图背水一战,在龙潭登岸后将革命军迫向上海,一举歼灭。但革命军有海军助阵,且上海军队回调围攻孙部,所以孙军惨遭失败。如是长江之类大河作战,采用背水作战歼灭则极为危险。丁治磐说,龙潭作战之败是孙在日本士官学校只学了点初级战术,所以一败涂地。龙潭战役成为革命转折点,而丁以后亦接受国民革命军整编。

北伐中最艰险最具转折意义的战役不是汀泗桥、贺胜桥,而是1927年8月底发生在南京东北郊的龙潭战役。是役,6万余孙军,战死和淹死约4万余,被俘2万余,孙的主力几乎消耗殆尽,孙再无力南侵。北伐军在此次战役中,伤亡也不计其数,仅仅黄埔5期学生,阵亡达500人之多。第1军3师师长顾祝同于29日从上海赶至战场,当时双方已激战3日。他回忆当时看到的场景说:“到处死尸横陈,无人收埋,又值溽暑,腐臭难闻,人人掩鼻而过,其惨况迄今犹令人难忘,可见当时战斗的激烈!”于右任曾写一联:东南一战无余敌,党国千年重此辞。5.1928年4月北伐后期,战事仍然激烈,孙传芳为革命军第一军所败,退至山东济宁,兖州一带。而张宗昌亦被冯玉祥打败,张遂与孙在衮州回合,张说“我手上只有三张牌,留着不能和牌,打出去又怕放炮。”三张牌是指张宗昌手下三员大将,许琨,王栋,程国瑞,三人军事修养不足,属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类型。而孙传芳风趣的说“大哥你的牌就是就这样,单张也不能和牌面,不如打出去”。日人当时不愿北伐成功,遂游说张宗昌,要支持济南。张说“自家兄弟吵架,不要你插手,我把济南让你。”张在五三惨案前退出济南。

李征五劝张宗昌重回南方革命阵营。张答从前他奉冯国璋与袁世凯之命刺杀陈其美,现在陈其美侄子陈果夫陈立夫仍在。张遂回胶东,靠张学良,徐源泉等人接济。是时陈氏二人已展露头角。而张宗昌终为韩复渠所忌惮,日后张死于非命,据称是仇家之子所为。6.孙殿英是老粗土匪出身,而且一直在叛变,中央对他很不放心。但他心思活络,1928年盗窃慈禧陵墓,将许多珍奇珠宝送给阎锡山,冯玉祥。冯玉祥因此对孙殿英盗宝表示理解,说“我把活的赶跑了,你把他们死的拿走了。”丁治磐评点诸军阀,说冯玉祥统御能力太差,手段又不灵活,不像张宗昌老粗宽厚,故石友三,韩复渠等部将大都背叛他。而他训练部下手段初级呆板,对于旅团长并无要求指挥能力,而且视部下为奴隶。因此如韩复渠在山东虽人称“韩青天”,但并不讲究法治。

外国网站上一位网友将冯玉祥认成是亚洲的布拉德.皮特。

7.丁治磐与杨森一起参与抗战,从长沙会战到桂林,一直相处不错。丁评价杨森观念较新,重视内务及后勤,军队驻扎地及司令部相对都比较干净,还帮助老百姓整修道路,开垦荒地种菜,甚至丁杨部队竞相开展运动会,会外还有唱川戏,打篮球等节目。战事一俟停止就抓紧时间修工事,老百姓也帮助军队,从不乱伐百姓的老树等,一切事宜都由地方保甲组帮助办理。

杨森与“水晶猴子”邓锡侯、“巴壁虎”刘湘、“多宝道人”刘文辉,“王灵官”王陵基并称川军五行。1908年入四川陆军速成学堂,与刘湘、唐式遵、潘文华等同学,形成以刘湘、杨森为首的“速成系”四川军阀集团核心人物。

8.抗战前四川处于军阀割据,不听中央号令。蒋介石侍卫医官熊丸回忆,当时由刘文辉占领成都,而重庆由刘湘占领,并在重庆开设兵工厂。刘文辉有钱却买不到军火,因卖军火势必经过重庆水运,但刘湘每每扣留军火,使得刘文辉无法增强实力。四川人说”天生重庆,铁铸泸州”,争到泸州就能控制川西。而杨森则占据广安,四川并流行“两个半人才”之说,两个是刘航琛和卢作孚,另外半个是何北衡。

刘湘,刘文辉侄叔两强争霸,最终刘湘胜出,统领四川,而刘文辉退守西康。刘湘重视教育,曾创办重庆大学,并出任校长。1938年刘湘因病在汉口去世,逝前留有遗嘱:“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

9.熊丸回忆说,抗战时听闻杜月笙到重庆与四川军阀潘文华打牌,不料潘文华输得兴起,要把自己参与的重庆银行作为赌注。最终杜月笙又赢了他,潘文华面如土色,但杜月笙不动生色,借点烟之际将拿到手的支票给烧了。所有的人都说杜见过世面,做得漂亮。但抗战时四川相对富庶,故倾力支持全国亦是事实,而且社会虽然混乱,但物价并无高涨。

八一三事变后,杜月笙参加了上海各界抗敌后援会,任主席团成员,兼筹募委员会主任。杜参与劳军活动,筹集大量物资,送到抗敌后援会。1937年上海沦陷,杜月笙拒绝日人拉拢,11月迁居香港。1940年,杜月笙组织人民行动委员会,实际上成为中国帮会之总龙头。潘文华,号仲三,外号潘鹞子,川军甫系的武德励进会第二任会长。10.四川军阀王陵基,1927年3月31日制造了空前的重庆“三·三一”大惨案。据熊丸回忆说,卫戍司令王陵基是奉刘湘之命派兵驱赶。当时听说主席才演讲集会数分钟,便有人跳上来将主席打走,场内涌进许多兵手持棒子一阵乱打学生,场面混乱而死了七八个学生。但原本王只是叫学生不要参加共产集会,把学生赶走就好。所以只叫兵只带棒子不带枪,但仍旧出了人命。许多年后,熊丸在蒋介石官邸遇见王陵基,当时王已是四川省主席。熊问王为何三三一惨案要打学生,王答道“那些兵不听话,我再三交代他们只能驱赶,且不要他们拿枪。但那些兵说赶不走学生,只好用打得,下手又太重。“

王陵基字方舟,人称“王灵官”,四川省乐山人。早年留学日本,与刘存厚、张邦本为同学。1908年任四川陆军军官学速成学堂副官,是刘湘、杨森的老师,川军五行中资格最老,抗战初期争夺四川省主席失败,后编组16个保安团组成第30集团军出川抗战,陆续任第九战区副司令,王陵基任第30集团军总司令兼第72军军长,陆续参加了南浔会战、长沙会战、南昌会战,终以战功得封上将。抗战后任第7绥靖区司令,江西省主席和四川省主席。11.熊丸回忆蒋介石文胆陈布雷和陶希圣,说陈布雷不苟言笑,十分严肃,而陶希圣十分幽默风趣,嘻嘻哈哈,闹的笑话很多。陶希圣曾告诉众人,他每次到黄山找蒋在重庆渡河坐船要花许多时间。蒋的机要秘书周宏涛问他为何不坐汽艇前来,陶说“他们不理我,怎么坐”。周亲自将陶送到渡口上汽艇,姿态极其恭谨。汽艇人员一看这人了不得,比周还大。于是后来陶先生过河也可以坐汽艇了。

陶希圣与高宗武皆为汪氏“和平运动”之最早发起者和重要参与者,追随汪精卫到上海,参加汪日谈判。最终与高宗武拒绝在和约上签字并出走,由杜月笙秘密安排,自上海逃至香港,在大公报上发表汪日密约。此后高远赴美国,不闻政事。陶在委员长侍从室为蒋介石效力,为蒋起草《中国之命运》,并跟随蒋播迁去台。1967年4月5日,陶希圣、高宗武遂重逢于美国敦巴顿橡园。

陶希圣总是夹杂在大变局与时代洪流里,他的学术,政治,家庭如其他民国人士,总无可避免,都深深打上中国近现代史烙痕。他是三十年代的名教授 ,论战,办报,人皆瞩目。他也是莽撞的政治人 ,因高陶事件极富戏剧性,最终与高宗武迷途知返,脱离汪集团。他更是深情的父亲,日夜悬心留在大陆的女儿陶琴薰,但从不回复大陆统/战来信,后由报纸得知女儿病逝,写下“生离三十年,死别复茫然;北地哀鸿在,何当到海边”之句。台海相隔四十年,他亲至旧金山机场与外孙相见,茫茫外国人海中,赤色大陆长大的外孙禁不住向他行中国式跪拜大礼。晚年陶希圣告诉儿子,九十岁,连感慨都没了。

本文由优盈平台发布于历史的舞台,转载请注明出处:水煮晚报第136期

关键词: